您现在的位置是:

蝇蛆粉养鸡

心情说说 2020-03-28 23:46:00 184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师兄要金盆洗手,从此做个好学生,这有点让我不太能接受。不过我觉得这只是暂时的,等这阵子风声过了,他父母管他不严的时候,我再开导开导他。我问师兄当天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因为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和小天为何伤的这么重。虽然霍帆他们给我说过几个版本,但是都不太一样。

当时有的同学跑的慢的,被追上,就是一刀砍上去。胡涛他们也不停下来继续打,砍一刀踹一脚就完事。所以说受伤的很多,但是都是轻伤。师兄告诉我,这些受轻伤的,胡涛不赔他们钱。如果家长要去闹,要什么医药费,就一起留案底,说是参与打架斗殴。那些家长一听是这样,怎么会为了这一点医药费让自己孩子留案底。

很明显这种处理结果,就是胡涛找人了。警局那是这么处理的,学校也是一样。家长来学校闹,学校说让学校负责的话,那参与打架的就给处分。这下子那群跟着乱的家长也都不来学校闹了,不过师兄和小天这样重伤的,处理结果可不一样。师兄告诉我,他和小天现在都被处分了,学校没通报而已。

继续往下说,霍帆他们在前面跑,胡涛在后面死追不舍。在一个拐弯处,小天突然不跟着霍帆跑了,想钻进门洞里藏起来。就在他藏的一瞬间,正好胡涛他们也拐过弯来,一下子看到了小天。小天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只能从门洞里跑了出来。这一进一出,就被胡涛他们追上了。

跑进小区的大多数都是霍帆小天班上的同学,所以有几个4班的同学都回头帮忙。但是那几个根本没有战斗力,被人放倒之后就放弃抵抗,要么就是吃亏了,装个样子就逃了。马北一和刘世凌俩人挑了两个软柿子捏,不过其中一个人带着刀,也算是尽力了吧,打着打着和他们打散了。

胡涛他们下手不是太狠,主要是刀不行,是片刀,如果是那种开了封的砍刀,估计师兄就惨了。不过就这样,师兄身上也缝了不少针,而且全身淤青。这群人打完师兄,就去旁边追打刘世凌和马北一去了。

再接下来就是霍帆刘世凌和马北一把他和小天一起送到了医院,还有一些受轻伤的同学也都去了医院。师兄说当时小天的脸上的刀口特别的吓人,肉都翻了,他都没敢仔细看。到了医院,具体过程就不说了,师兄给我了,这群人是如何把责任推到我头上的过程。

他们一群人骂我不够意思,打架的时候不在,最后也没去医院找他们。霍帆当时是这么说的,说我和宋路希还有慕容清清在一起。然后用很明显的口气告诉大家,我在打架的时候没顾着兄弟,反而去帮女生了,意思是重色轻友。

我拍了拍师兄的肩膀说,可能是校长和主任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吧,所以才没开除我。我没跟师兄说实话,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下午的时候,苏航来我班找我,说刚刚他们十虎十狼开会了,孟铸要退出,他也跟霍帆说他也要退出。

十虎十狼的正式解散消息一出,烟疤女就来我班找我,问我是怎么回事。曹智也来找我,问我情况。我告诉他们内讧了而已,其他的我也不是很了解。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我就是不说,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彪呼呼时候了,该藏心眼就得藏心眼。

十虎十狼解散之后,最最伤心的你们肯定猜不到是谁,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宋路希。我当天晚上送宋路希放学回家的一路上,宋路希一直在感叹,怎么十虎十狼就这么的解散了。又说了一些想当初她们5朵金花和十虎十狼一起出去玩的事,还说以前她说的算的时候,很多我们初二的男生都去找她,让她帮着介绍认识十虎十狼的人。

说着说着,她说她有点想林浩佳和张凯了。最后在她家楼下的时候,宋路希竟然还抱着我哭了,说她觉得现在上学一点意思也没有,除了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能理解宋路希的感受,以前她在学校里的确风光,起码在我们这届。十虎十狼老大张凯和林浩佳都在她班,而且追她的人都是混的特别好的,例如龙二之类的。

回到家后,慕容清清也跟我感慨,说没想到十虎十狼还有解散的一天。因为哪个学校成立的帮派,都没听说过解散一词,起码毕业之前是没有。像上一届毕业的3兄弟,已经成了我们学校的传奇历史。还有这一届即将毕业的9龙,毕业后,他们也会在49中的历史上添上最浓重的一笔。

万万没想到,十虎十狼竟然会半路夭折,那以后有人问起49中9届学生有什么传奇的帮派和人物,答案则是没有。晚上慕容清清和宋路希俩人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我都准备回自己屋睡觉了,慕容清清竟然跟我说:“哥,我和希希商量了一下,决定我们5朵金花也要解散。”

我无奈的缓了缓情绪,终于把笑容活生生的憋了回去。<>我说:“因为你们解散,只有我一个人能知道,恐怕这个消息传不出去了。”我说完后,又笑了出来,是那种笑的肚子都疼的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憋着笑的时候,太难受了,但是又太好笑了。

我脱了衣服,躺在被窝要睡着的时候,我的传呼响了,宋路希给我留的言:“钟鹏,你妹告诉我,你在嘲笑我们,你什么意思?”我无奈之下,只得用我屋子里的电话分机给宋路希留言:“亲爱的,我没有,我妹她骗你的,我困了,咱们明天说。”

第二天上学后,早自习还没开始的时候,宋路希就来到我班门口。宋路希又像平时一样,冲进了我班教室,然后二话没说就踹了我一脚。踹完,嘟着嘴就出了我班教室。我赶紧跟在她后面哄她,宋路希气呼呼的问我:“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5朵金花,瞧不起,你还喜欢我干嘛。”我像哄小孩一样,说了一些好话来哄宋路希,还跟她保证,我一定让全校的学生都知道,她们5朵金花也轰轰烈烈的解散了。<>

我说:“你只要帮我把这个消息传开了,我请你吃3顿大肉面。”找完小矬子,下课后,我又去找高基,我跟高基说:“大基蛋,我妹慕容清清让你传个消息出去,告诉你认识的每一个人,她们5朵金花解散了。”高基听到这个消息,和我反应一样,也是想笑,但是怕我生气,就憋着笑。

当然,现在我们初二最火的人就是谭洁,所以上课的时候,我一直在她旁边自言自语:“哎,十虎十狼解散了,5朵金花也解散了,咱们初二群龙无首了。”谭洁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跟我说:“老对,你有病吧,你一直念叨这个干吗,和我有关系吗?谁管她们解不解散的。”我跟谭洁说:“她们想让你知道而已,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

通过我的不断努力,总算是有所成效,我们初二的学生很大一部分都知道了5朵金花解散的消息。宋路希这还不死心,周6的时候把十虎十狼全员还有她们5朵金花凑在了一起,包括那个邹小奇和以前就退出十虎十狼的学生。

宋路希请大家吃饭,说是散伙饭。听说当天连一直没去学校的张凯也参加了,可惜我没去,不知道当天的情况。下午我接到了师兄孟铸的传呼,告诉我我妹慕容清清喝大了,能不能送回家?我回了电话,让他赶紧把我妹送回来,趁着我后爹和我妈还没回家。

我在家里的窗户上一直等着慕容清清他们回来,等我看到师兄扶着慕容清清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我赶紧冲下楼帮着师兄把慕容清清一起给背回了家。<>慕容清清当时完全喝的不省人事那种,我问师兄怎么把我妹灌成这样了,这得喝了多少瓶啊。

师兄说:“鹏儿,你是不知道,今天你班的谭洁去了,她们互相呛着呛着就喝大了。”我生气的问师兄:“她怎么去了,不是不带外人吗?”师兄说:“我也不知道,马北一带去的。而且后来还打了起来,苏航被马北一刘世凌给打了。还有你对象,宋路希也喝大了。”

我一听就急了,问宋路希怎么也喝大,现在人呢,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师兄说当时情况太乱了,他顾不得太多,只能帮我照顾我妹慕容清清。而且7班的龙二说他要送宋路希回家,所以就没联系我。什么?龙二送宋路希?我问了师兄宋路希醉到什么程度,师兄告诉我和慕容清清几乎一个状态。

我赶紧给宋路希打传呼,没有回我,我又问了师兄龙二的传呼号,然后给龙二打了传呼。龙二也没有回我,我太着急了,就往宋路希家里打电话。电话是宋路希她妈接的,告诉我宋路希不在家。我当时急的的心都要蹦出来了,那龙二恨我恨的要命,而且还追过宋路希,这要是酒后占点宋路希的便宜,那可怎么办。

涞水县脱温鸡苗附近批发价格

本栏推荐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