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德阳有养殖鹅的吗

心情说说 2020-03-28 23:44:00 184

“不是复读……是出国,我爸妈已经帮我安排好了,去英国。 ”乔燃平静地说。

“你说什么?!”林嘉茉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干吗不告诉我们?你到底想怎么着啊!”

“你什么时候走?”林嘉茉吸着鼻子说。

“二十号。 ”

“二十号?咱们不是定在十八号去青龙峡么?你不去了?”林嘉茉惊讶地说。

“乔燃。 你光说得好听!这多残忍啊!你能想象大家知道你不告而别后的心情么?你那么喜欢方茴,就让她欢欢喜喜地回到北京之后,立刻得知你去英国了?”林嘉茉推着乔燃喊。

“我啊,在她面前也就逞能这一次了,你以为我还有更好地办法让她多记住我一点么?”乔燃望着远方轻轻地说,“我一直说只要她快乐就好了,在她快乐的时候我离开。 就不算食言吧?嘉茉,帮我保守这个秘密行吗?”

楼上隐隐传来了张信哲地《信仰》,方茴觉得这歌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茫然抬起头。 陈寻就这么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正趴在栏杆上凝视着她,对着她一字一句地唱“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我爱你是来自灵魂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方茴说这是她印象最深的一次陈寻正正经经地对她说爱,他们以前都不太好意思说这个字眼,但是那天他却说了出来。 虽然混着些酒气但方茴还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她把头埋在陈寻怀里。 不住地重复这句话。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会。 ”陈寻回答。

“会生小孩吗?”

“会。 ”

“真的会。 ”陈寻抹掉她的眼泪,搂紧她说,“方茴,只有你是我永远都不会失去地。 ”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流再多地泪,说再多的话,再多的不舍与无奈也不能阻止时间的推移。 酒醒了的学生和老师互相告别,三三两两的四散于已然墨色的北京城。 不用说,明天必然又是新的一天。

方茴他们按原计划去乔燃家,方茴先在路边给他爸妈打了电话,再撒了一遍谎说晚上住在林嘉茉家,为了串供林嘉茉还分别和她爸妈聊了两句,总算让他们放心了。

“你丫别顺道挤对我啊!人家赵烨感慨两句怎么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啊!”乔燃笑着说。

“你们都先别闹了,咱们商量商量晚上干吗吧?”林嘉茉拉开他们说。

“打牌啊!升级,我和乔燃对家,你和方茴对家,陈寻当方茴家属一边看着,咱们不加丫玩!”赵烨比画着说,“要不打麻将。 反正总算没人管了,可劲折腾呗!”

“我知道你特想让我反击你。 说不带你玩,让你当嘉茉家属,但我就不说,气死你丫!”陈寻嬉皮笑脸地说。

“行了行了,都好好说!”方茴怕林嘉茉难堪,忙打岔说。

“打牌还能精神点,聊天还不一会就睡了。 ”赵烨摇摇头说。

“哎哟,乔燃你什么时候把嘉茉给收买了?还单聊。 我可吃醋了啊!”陈寻挤着眼睛说。

烟台家禽养殖场

本栏推荐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