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我想加盟养鸡

心情说说 2020-03-29 01:52:00 184

“啊!”张丙东痛苦的嚎叫了一声,身体再一次的划裂了开来,“死!”黑色身影终于又一次的说出了他那简单的话语。但传到张丙东的耳朵里,却宛如死神的召唤般,让得张丙东的灵魂不由一阵颤醴。

“蝼???蚁!”黑色身影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两个字,便消失不见,而在第八号的主控制室里,黑色身影再次出现。“我,要,挂,了!”第八号本就不是什么太过智能的机器,所以由游戏里的声音代替它自己想说的话传讯给了张丙东。

“那???拜拜!”张丙东的话却是将第八号给整的彻底无语了,机箱发出了刺耳的轰鸣声,第八号紧缩了起来,“不???好???”黑色身影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上了这个低智商机器的当。

“阿门!”虽然身上不断的流着血,但张丙东那搞笑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对着第八号说出话后,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咳!咳!咳!这丫的是上帝吗?”张丙东刚醒来,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头子站在自己身前,便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咳!我不是上帝,我是来送你去黑暗空间的!”老头子咳嗽了一声,缓缓说道。“黑暗空间?”张丙东抓了抓脑袋,有些疑惑的说道。

“哦,那我的伤???”刚说到这,张丙东才发现,自己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元素的力量也是很充足。但紧接着又问道:“黑暗空间是毛地方,我为什么要去?”

乱之处,七彩光芒一阵闪动,一个人形渐渐浮现了出来。

张丙东缓缓的深出右手,由上到下,在狂暴的元素之中划开了一条足以出来的口子,随后,他便出来了,张丙东刚一出来,狂暴的元素就平息了,“靠!你敢开老子的玩笑!”张丙东气愤的说完,单手一推,一道七彩的光芒便推了出来,将空间炸开了一个口子。

“诶!这个我知道,这是流星靴,据说,穿上它之后日行万里都不是问题!”张丙东一看到这个流星靴,变乐了,急忙穿了上去,看到旁边还有一双紫色的靴子,张丙东便顺手扔到了自己刚捡到的储物戒指里,殊不知,这双紫色的靴子可是能日行亿万里都不是问题的神器‘紫云靴’。可是,我们的小木同学傻呵呵的还在继续扫荡着黑暗空间。

“这个???”张丙东看着眼前笨重的巨型乌龟,有些无语。上百米的身体,绿色的龟壳,那巨大的脑袋还在外面耷拉着,眼睛紧闭,显然是在睡觉。

“把这个乌龟壳弄回去当坦克不错哦!”张丙东露出了坏笑,悄无声息的爬上了乌龟的背上,“呵呵,乌龟老哥,你这龟壳就借我用用好了,改天再还你!”张丙东咧了咧嘴,拿出了储物戒指中的一把无名长刀,毫不犹豫的斩在了乌龟的脖子上。

乌龟的脖子没有一点划痕,反而是张丙东的长刀却折掉了,乌龟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张丙东一看,顿时傻了,撒腿就跑,心中还不停地骂着自己:“这手怎么这么欠啊!”

“惹恼本尊的下场可是很惨的,当年就是那三清联手都没能把本尊怎么样,如今你却敢斩本尊的头!”巨大的乌龟竟然说出了人话,而且还是这么狠的,可把张丙东吓了一跳,脚下像生了风一样。但乌龟虽大,单论速度,却是能和张丙东相提并论了,紧紧地追着不放。

张丙东不是左闪就是右闪,一路上蹦蹦跳跳,但还是甩不掉后面的乌龟。这时,脚下突然出现了浓厚的七彩能量,张丙东的速度在一瞬间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虽然是一瞬间,但却将乌龟甩的没了踪影。

找了一处元素密集的地方,张丙东盘膝坐下,开始运转自己的六种元素,虽然双手还不能完全掌控七彩能量,但张丙东还是也加上了它。

很快,张丙东的周围又一次的聚集了无数的狂暴元素气息,但张丙东的周围升起了七彩色的能量网,所以他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被元素吞噬。

双手不断结出各种奇怪的修炼手印,张丙东没有一味的吸收能量,而是不断的炼化了起来,因为直接吸收到体内的元素有很多杂质,所以张丙东的炼化就相当于把它提纯,这样,元素的力量就能够发挥到极致了。

而且,在精神不足的情况下,张丙东还可以拿出自己在黑暗空间中搜刮的奇珍异果,吞噬下去不但能增强精神,还能淬炼强化身体,可谓是一举两得。虽然张丙东的修炼时间很长,但他储物戒指里成千上万的珍宝,还是够他吃一阵子的了。

感受着身体强度和元素能量的快速激增,张丙东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不断在黑暗空间中回荡,但不知道是张丙东点不好,还是运气差,声音刚好被乌龟听到,以为是张丙东在嘲笑他,便愤怒的沿着声源处飞去。

“让你知道,什么是神的力量!”张丙东在强大的能量蕴合下,不由自主的说道。

乌龟彻底怒了,自己好歹也是玄龟,竟然让他人这般侮辱,浑身也爆发出了深绿色的光芒,迅速撞向张丙东。张丙东双掌握成拳,猛的打向乌龟的龟壳,“咣!”巨响过后,乌龟被打出了万米之远,而且在它的背上,能明显的看到,两个巨大的拳印还在上面。

乌龟有些怕了,这是什么狠人,竟如此牛x,当年三清联手都不能将自己怎么样,而这个看似弱小的人类,反而是最强大的存在。

还没等乌龟再去想,张丙东就已经瞬移到了它的身旁,双手突然变大,抱住了乌龟的脖子,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的将乌龟的身体拔出,只留下了一个空空的龟壳。

一路上,张丙东只要见到好东西就捡,然后直接扔进龟壳里,也省的张丙东开戒指的时间了。终于,张丙东采够了奇珍,刚要修炼,那黑衣老头又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您吞噬了宇宙第一圣器,七彩精魄,而我,则是守护七彩精魄的人,一但谁吞噬了七彩精魄,那他就是我的主人了,既然您吞噬了,那您就是我的主人了。”老头子依旧恭敬的答道。

“一天而以啊,怎么了,主人。这里的时间跟外面的不一样。”老头子说道。

“你就继续守护,不用跟上来了,我去也!”张丙东还没等老头子开口,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我只要告诉你,我们的敌人马上就要全部完蛋了!”张丙东双手掐着要,哈哈大笑道。

姚曦也没有多问,因为张丙东带给她的惊讶已经很多了,他已经麻木了。

刚和姚曦寒暄了两句,外面的雷声却是震天般地响了起来,张丙东的灵魂之力已经非常强大,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一股空前强大能量急速朝地面靠来。

“吼吼吼,小家伙,别不自量力!”空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愤怒的咆哮,紧接着一道黑色的人影便从空中轰然落下,“老头,是你!”张丙东一看,原来是守护黑暗空间的那个老头子,连忙上前接住了他。

“主人!快逃!他是黑暗空间!”老头子指着空中飞来的妖异男子,紧张的说道。“黑暗空间?那不是你看守的吗!”张丙东有些愣住了,说道。

但张丙东并没有逃,而是迎着妖异男子走了上去,“喝!”二人几乎同时出拳,双拳撞在了一起,周围的建筑被气流立刻轰暴!张丙东为了确保姚曦的安全,连忙将一件防御神器安置在了姚曦所在的楼房上方。

“喝!”妖异男子又是一声暴喝,双拳布满了奇妙的纹路,缓慢的打向张丙东,可张丙东却感觉到了自己不能动弹了,妖异男子的一拳实实的打在了张丙东的胸前,一口金色的鲜血猛的从张丙东嘴中喷出。

妖异男子邪恶的笑了笑,另一只拳头也向张丙东袭来。突然,七彩光芒猛的从张丙东胸前暴射出来,直接射穿了妖异男子的手臂,紧接着,张丙东好似得意的笑了笑,大喝了一声:“你中计了,高手只见往往是一招定胜负!”

张丙东双拳突然狠狠的打在了妖异男子的胸膛之上,还没等妖异男子反应过来,张丙东的眉心之处,七彩精魄猛然钻出,将狼狈的妖异男子一下子就吸了进去,而后又回到了张丙东的眉心。

行人在街道上嘴里呼着热气,捂着衣领,走得有些匆忙。

喝下一口冰冰的啤酒,呼,味道像外面的寒风,打开电脑,乏力的坐在有些陈旧的椅子,似乎到散架似的发出咯吱的声音。

“曾哥,你那因为陨石袭击严重吗?”因为名字里有一个春字,又巧合的姓李,被送了一个春春名号的,李春扬同学问道。

“曾哥是不和一个生物大学的护士实习搞得火热,真的木有奸情?”如果你为褒姒我会为你不惜联合犬戎诛杀西周幽王,如果你是陈圆圆我会为你打开山海关擒杀大顺皇帝。我们年轻敏锐的观察力总是注意着这样的情节,世界是座舞台(all_the_world's_a_stage),我会成为你的爱人和战士。

“曾哥,快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等我们来收你的脑核啊。”

就在这时,建筑忽然摇晃起来,桌面与四周都在震动,晃动的越来越厉害,东西都掉了下来,张丙东内心悸动脑海里出现要杯具的字样,紧张的在群里打字准备留下“遗言”,房间里飘荡着英年早逝的遭天妒嫉的让人惋惜的忧伤。张丙东正在21楼,地震或者其他灾害要倒塌的话,肯定逃不过命运的制裁。

快速的换行打字中,屏幕上显示着“春春”的询问,“你们感觉到了吗”,在线的都发出差不多的询问,我考,怎么不问你们菊花痒了吗。张丙东和文艺青年方柿打出“遗言”被激烈的讨论盖过。汗。

“我们还是出去等吧,守在屋里好危险。”

“怕你妹的,这个末日不是全球范围的吗,你往哪里躲避,这个要看人品的。”文艺青年方柿分析的有理有据。

“你们有没有产生出超能力,我感觉我成了全系魔法师,五颜六色的魔法元素往我身体内渗透进我的大脑和心脏,啊,弯曲的空间,空间能力有木有!!!”张丙东很诚恳的欺骗到。

曾苒和张丙东都关闭了视频传输,但是依然能看到,李春扬和方柿正在忙碌的收拾着东西,时不时还讨论下应该带齐什么东西,比如安全守护之套套什么的。

在“春春”忽然摸出一把很牛掰的西瓜刀后,张丙东实在不行,打开视频传输,对着两人一阵荡笑。没等“春春”和方柿涨红着脸骂出来,视频突然一下中断。

“薛厉,你真的打算与这残害众人的恶魔为伍,和我们作对吗?”王辰厉声质问道。

和平区小鹅仔孵化厂

本栏推荐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