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山西家禽

心情说说 2020-03-29 01:54:00 184

“抛什么抛!”张丙东怒吼,唾沫四溅:“抛开感情我就不是人了!别以为我傻,你们组织一开始就不信任我,让我和皓梅到城北来自生自灭!这是双方不够了解,我也不怪你们。但我们现在在这里做的好好的,又跑过来让我们先起义,还说什么大局,说白了还不是让我们做棋子,当炮灰!你们组织以为我是傻的吗,指条死路我也会高兴地奔过去吗?”“不是的,张丙东法师,我们绝对不是这样想的!我们只是为起义选择最好的策略,只是现实无奈,才会现在这样!我们也不想牺牲城北,我们也想伸只手就把兽人给掐死了,但不行呀,虽然让您放弃苦心经营的城北是过分了点,但我们也是无奈,希望您能体谅!”

两全之计赵东来看到气氛僵了起来,想缓和一下,看了一眼张丙东,望着致远道:“虽然我理智上能理解指挥部的做法,也知道指挥部的战略是对的,但我还是很生气!有被利用,被抛弃的感觉!”

看到致远用沮丧委屈的眼神看着他,他拍拍他的肩膀道:“但我知道,起义就是纯军事对抗,是残酷的战争,我们起义的人都是毫无训练的老百姓,又没有坚甲利刃,比起披坚执锐的兽人精骑差太多了。要取胜,靠的只有突然袭击和得宜的策略而已。虽然我知道在这个策略里我很可能会死,但为了千千万万的民众,我认了!”

“东来兄!”致远感激地紧紧握住赵东来的手,眼里居然涌出泪来:“我也知道这次指挥部提出的要求是很过份的,要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吸引兽人守城兵。其实这样卑鄙的说客我本来是死也不愿做的,但为了起义,为了民众,我命都豁出去了,哪里还顾得了这张脸。明天起义就不知是生是死了,我只可惜没有早点真正认识东来兄,恨不得现在就和你结拜为兄弟!”

“致远你长期冒着生命危险,暗中组织起义的力量,你的所作所为我素来钦佩,我们还等什么!”于是两人慷慨激昂地把臂而出,焚香拜把子去了。

“梦你个头!不管怎么样,城北决不能失败!”张丙东的口气很坚定。“但城南失败就等于是说城北也成不了事,这和城南失败没什么两样?”

张丙东默然,虽然他是正牌的死灵法师,但也无法完全漠视别人的生死。正当皓梅以为张丙东已经想通了的时候,张丙东却仍然固执地迸出一句:“城北决不能失败!”

张丙东的固执已见让皓梅感到奇怪,虽然张丙东看起来不是个精明人(有时还很迷糊),但决不蠢。应该早就判断出形势发生了变化,已经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了。“我们的计划再巧妙,没有熟悉地形的赵东来,也是枉然!”

致远和赵东来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愁眉苦脸地坐着。皓梅看了他俩一眼,知道他们肯定是为了说服张丙东的事情烦恼,不知道怎么啃下这块骨头。而硬骨头亦烦恼地埋头伏在桌上,一动不动。

小室一时愁云惨雾。皓梅突然想到张丙东一直找的那个阿冰有可能在制革营或衣棉厂的事。张丙东很可能就是为了找阿冰,所以决不允许城北的失败!

致远也不住地叹气。皓梅指节数击桌,稍一酝酿道:“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使城北渡过集结时的危期,又能保留城北成功的可能性。”

赵东来断然道:“为了千千万万的民众,冒点险算什么?就算是丢掉性命也决不皱眉头!”气氛又开始热烈起来,张丙东、皓梅和赵东来三人兴奋地商讨着战事的细节,只致远默不作声。

皓梅不平道:“就算是这样,指挥部说的话也不见得是金口玉言呀。他们只是想以城北为饵吸引兽兵,然后在我们溃败,兽兵追散时起事。我只是提前了一点点时间,给城北留点火种而已。难道我们愿意冒生命危险,他们还不愿意做一点点让步吗?再说我们这样做对他们也是有益无害的!”“但……”致远还待分说,被张丙东挥手打断。

“别说了,事情就这么决定!”手握军权,亡灵法师可是牛的很!致远告辞出门时表情很是郁闷,垂头丧气道:“如果指挥部不同意我还会来一趟,同意的话,我就不来了。”

三个人对着夜色发了会呆,皓梅回头看了一眼张丙东道:“致远老师为了起义多方奔走,是个令人敬佩的人。你对他的态度太不客气了!”赵东来表示同意。

张丙东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只是心中有气,并非要针对他!”张丙东望着天上稀疏的几颗星星出了神,听说天上的每颗星星都代表一个人,所以那时候阿冰小吕和自己选了三颗靠得近,又明亮的星星作为三人的本命星,现在三颗星星都还好好地在天上,但人……

阿冰,你在哪里!

弥留之际仿佛听到了遥远的呼唤,阿冰从昏迷中动了动,眼睛慢慢地睁开了一线。

早晨大家都去吃早饭时,又有那么多人的已冻结在床板上,一动不动了。他们眼角的泪水已结成了晶莹的冰块,有的依然张着嘴,像是对饥饿的呐喊!阿冰忘不了她的好朋友小芹,头天还兴奋地和她说着她新想出来的逃跑办法,二天就冻在床上,再也没起来了。睁大着眼睛,眼角晶莹的泪冰闪烁着金色的晨光,无神的双眼对着窗外,对着无数次向往的,自由自在的天空。

长期不得温饱,卫生条件又极差,很多人生了冻疮、长了疥疮。一次,阿冰的腿上长了疮,又没有药,烂得流脓滴水,疼得钻心。就是这样,每天还得服劳役,少挖一点就挨打。如果病了不能上工,马上就会被送进隔离室。隔离室实际上就是等死室,是活人的停“尸”房。10个人被送进去,就有9个人不能活着出来。和阿冰一同进去的64号是个拉山人,得了鼠疫,浑身发紫,没几天就死在隔离室里边了。

……土鲁西如山般的肥躯扑了过来,淫笑,丑恶、狰狞的肥脸…………歇里斯底的反抗,绝望的尖叫,灵魂深处的无助,就像一个孩子和大汉拼命,有如一叶孤舟在狂风巨浪中挣扎……

……摸起一把剪刀,猛刺下……土鲁西捂着伤口狂怒,拳头如暴风骤雨,巨痛浪浪袭来…………意识模糊,衣服与心俱碎。下身刺痛,落红同眼泪齐飞……

……苏醒,杂房,伤痕累累,肮脏残破的身体,受伤的灵魂,绝望的心…………心死,生无可恋,伤口久久不愈……

……医生草草检视…………败血病!……

赵东来点点头,又道:“我的意思是他伤成这个样子,全身是伤,还能作战吗?”“不知道”张丙东的回答令赵东来有点意外:“听说我们要起义,他一定要来。而且要我将死亡能量注入他的体内,说是要当斗气用。”

“这样也可以吗?”皓梅很是好奇。“不知道”张丙东一问三不知,叹了口气道:“能确定的是,死亡能量会对他的身体机能造成极大的破坏,也许这次之后,他就会死!”

原来跟随赵东来的几名拉尸队队员听了今天要起义的事,个个惊慌不已,急着要走。只有二子踊跃不已。“真是懦夫!”皓梅恨铁不成钢:“像他们那样活着有什么好,还不如死了干净!”

赵东来望望山坡那边道:“和那位壮士比起来,他们还真是垃圾还不如!”转头拍拍二子的肩膀道:“我的眼光没错,就知道你二子不是孬种!”张丙东二人也朝他竖起大拇指。

二子不好意思地搔搔头道:“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我早就想大干一场了,只是胆子太小一直不敢动手。”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战俘营进入视线内。张丙东望去,只见高墙耸立,深沟环绕,还布有层层铁蒺藜网。营墙四角都布有岗楼,严密地监视着营内的动静,高墙内外都有兽兵小队巡逻,防卫十分森严。

通往大门的路口设有铁蒺藜做的路挡,经过两个门口,都要进行严格的审查验证登记。虽然门卫对张丙东和皓梅两个有所疑问,但都被赵东来一一应付过去了。终于进去了!张丙东俩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擦擦冷汗,就有几个人扑了上来,劈头盖脑地朝四人身喷洒了难闻的消毒药水,然后才让到里面去。赵东来到病栋找管事的,其他三人去尸房抬尸体。

听赵东来说战俘们一进战俘营,先让脱光衣服,跳进冷水桶里洗澡,洗完澡在院子里列队跑步,身子跑干后白乎乎的一层,人们都说桶里是石灰水。然后每人发两件先来的战俘脱下的旧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冬天发棉衣只给一件,发了棉衣不给棉裤,发了棉裤不给棉衣。不少人在数九寒天还穿着半截棉袄或单衣单裤。正是午饭时分,张丙东透过铁蒺藜网望去,想看看他们吃什么。只见战俘们吃的饭,不是霉小米,就是高粱米,没有碗筷,每人用一个瓦片或木片当碗。开饭时,伙房把盛饭的木槽子抬到院里,战俘们拿瓦片挖一碗,用手抓着吃,象喂猪一样。

估计是饭少人多吃不饱,张丙东看到不少战俘在伙房附近的火碴堆里寻找饭渣和菜根吃,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皮包骨头,人不人,鬼不鬼。里面还有几十个面黄肌瘦的女战俘,她们的处境可能更艰难。

战俘营宿舍最南边一排是病栋,在病栋的西头,有两间坐西朝东的木房,这就是集中营的停尸房。每天死的人都抬到那,等着拉尸队去拉。有一些尸体上还有衣服,更多的是光屁股。据说集中营缺衣服,死者的衣服被缺衣的人扒去穿了。赵东来说过停尸房里老鼠成灾,当时还没太在意。当张丙东和皓梅走进去,吓了一跳,只见老鼠成群结队,大的居然一尺多长。一些尸体的鼻子耳朵都被老鼠啃掉了,这些老鼠还不怕人,非得二子拿着棍子扫过去它们才不情愿地跑开。

这时,赵东来和病栋的管事也来了。正好赵东来和二子一组,张丙东和皓梅一组,两个两个地将尸体抬上车,病栋的管事人掩着口鼻远远地站望着。本来说是17个,可进屋一数18个,其中一个尸体脑袋肿的象柳罐一样,还流着又臭又脏的脓水。

张丙东和皓梅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当抬到五具尸体时,皓梅刚把手伸去抓住尸体的手腕,尸体一下也抓住她的手腕,皓梅的头发根子象触了电一样竖起来,难道活见鬼了!也许是张丙东恶作剧,稳稳心神,她定睛一看,原来这个人没死,是个活人。听二子说赵东来曾把活人当死人救出来过,但她知道,这是危险事,让兽人发现了是要坏事的。现在碰上了怎么办?要是病栋管事的发现了,这个人肯定没命,反正就要起事了,何不救他一命?

皓梅大气,瞪了他一眼。幸好这病栋的管事站的远,又在皓梅背面,看不清楚,所以这尸体堆里有活人也没发觉。

兽兵一见车上那散发着臭味的尸体,急忙用一只手捂鼻子,嘴里说到:“快快,滚路路!”没有查验就让他们出去了。于是张丙东他们便拉着四车尸体缓缓地往外移,这时,张丙东暗暗地给亡灵鸦下达了攻击命令,激动人心的战斗开始了!

战俘营上空突然阴暗了下来。有兽人抬头一看,目瞪口呆。只见万千上万的乌鸦从四方汇聚,盘旋聒叫,转眼便遮天蔽日,形成一层巨大的黑色鸦云。正在露天里吃饭的战俘们也注意到这一异象,呆呆地看着。

“去!”只见张丙东一撒手,一层灰光覆在四车尸体上,17个僵尸都跳了起来,推起着火的拉尸车往战俘营冲。这时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了,马蹄声越来越响,不用看也知道——骷髅骑兵来了!

守门的几个兽兵顶着乌鸦的扑袭冲出来,想把大门关上。僵尸们的火车冲上,正好把几个推门的兽兵给撞飞了!“配合得刚刚好!”赵东来一挥拳头,兴奋地喊道。二子和皓梅也喜形于色,欢呼雀跃。

“那辆车上怎么还有个僵尸没起来?”张丙东纳闷道,按道理应该所有的尸体都要跳起来干活的。“糟了!”皓梅惊道:“那个人是装死的,我本想救他出来,刚刚忘记拖他下来了!”

思想和战斗力都比普通民众高一个层次,且饱受兽人虐劳的战俘们闻言纷纷群聚,一时呼声雷动,响应如云!众人手里当饭碗的瓦片皆化为武器,纷纷飞向兽人。几个靠的比较近的倒霉兽人当场死在这种奇形兵器之下。人们纷纷操棍拾砖,寻叉夺刀,拿着各式武器汇聚成一条狂暴的复仇洪流,汹涌地冲向战俘营的各个角落!

兽人不意有此突变,一时溃不成军,吃了大亏。这时一个指挥官样,全身着铠的牛头人走了出来,它就是战俘营的最高指挥官——怒蹄。只见它一阵叱喝,组织了一条临时防线,把战俘们牢牢地堵在铁蒺藜网之内。并聚集起惶奔的散勇,组织成阵形,朝骷髅骑兵们缓缓推进。照这样的势子,起义的怒火非得给他压制下去不可。

但牛头指挥官的计划又怎么能赶得上变化呢?何况这是张丙东几人苦心经营的处女之战,以有心对无算,以周密的计划对仓猝应战。黑鸦鸦的亡灵大军到了!张丙东四人操着骨矛,遮口掩鼻地杂在亡灵大军之中涌了进去。(为了增强战斗力,张丙东让所有的亡灵都在万人坑的天然亡灵腐液池中洗了个痛快澡,以至于如此之臭!)

“张丙东,你看食堂那边!”皓梅急道。张丙东转头一看,只见困在食堂内的兽人已有人丢出桌子临时盖住火,借此冲了出来(烧了不少毛!)。更是趁着张丙东不察,放肆地欺负僵尸和骷髅,对亡灵大军的侧线造成了不小的干扰。

第八十一章 一瓮水

到后来花样越来越多,有的泼出了水,引发了集体性的创造思维。居然齐齐撒尿,尿线竟然十几米远,虽是敌我,但也不得不惊叹其能力之强!更有聪明的兽人将桌子反过来作滑板,潇洒地从火堆里滑了过去(难免淋尿!),赢得一片叫好声!

要不是拥有斗气的牛头对“鬼缚术”免疫的话,也许战斗现在就结束了吧!张丙东有些遗憾地想。“磅”的一声巨响,砖石迸飞,终于有兽人破墙而出了,看来这食堂造的挺坚固的,难道兽人想在这里吃上百年的饭!

海兴县鸡苗怎么喂养

本栏推荐

站长推荐